找尋

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走失小白兔


第十天。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六号。
又梦见你。
梦里,你说:“我的小白兔不见了,可以替我找它回来吗?”
我点点头说,没问题。
然后我们去到花园,里面有着好多只的兔子。
随手捉了一只兔子问:是这只吗?
你摇摇头说:不是,我的是纯白的。
又捉了一只白兔问:这只呢?
你又摇头,笑说:不,我的那只耳朵比较长。
那么,这只?
你又笑了:哈哈,我的是小~白~兔~,这只是大~白~兔!
我搔搔头:对噢,呵呵!
就这样一直找啊找啊…
最后有没有找到,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最后我们都笑得好开心。

小学时的课外活动,参加了科学学会。
学校的科学室,养了一些小动物。
有小鱼,白老鼠,和兔子。
每逢假期,科学室人去楼空,学会委员们都必须轮流带小动物回家照顾。
所以,我也有责任带小动物回家。
小鱼和白老鼠比较容易看顾,基本上就是每天三餐,定期换水或清理笼子。
兔子则比较需要细心的照顾。
三餐必须要新鲜蔬菜,笼子得每天清洗,不能让它们湿到水,更不能让它们受热。
其他人怎么想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如果小动物是好好的来到我家,我就必须让它们好好的回到科学室。
那时还不知道这种心情叫做负责任。

责任,不一定是让人沉重的。
好比养兔子时,虽然要看顾它们的饮食起居是有些麻烦,但能够看着它们健康活泼的蹦蹦跳跳,确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
喜欢一个人也一样。
因为喜欢,所以常常想要让对方开心,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有责任这么做。
一点也不会勉强,而且还不亦乐乎。
能够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开心,自己也会觉得满足。
这种责任,让人很乐意去负起。

知道自己也有这种责任,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够好。
有时也痛恨自己,没有能力做得更好一些。
因此,总是回头看看自己,那里还有可以改善的地方。

就一步一步来。
就好比登山者不能要求高山自己弯下腰来让人登顶。
总有一天,我也做得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