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尋

2010年1月12日 星期二

笑我笨

想聽一個故事嗎?
讓我好好告訴妳吧。

前個任務,我出差到中國雲南。
按照預定好的時間表的話,原本一團人應該是在星期四從雲南到四川,過一晚星期五再從四川乘搭M航回國。
可后來二老板有個出乎意料的提議。
就是說,把計劃改成星期五再過一晚,星期六搭A航回。
費用呢,則寄到客戶的帳口上。

由于兩個航空公司的費用差,即使我們再過一晚才回來,A航還是比M航便宜得多。
可是這麼一來,不就變成讓客戶花錢請我們玩了?
于是,二老板要我們一團人都為此事而守密。

因為不愿持著與其他人相反的意見。
那時候我只是默不出聲。
就這樣當作是大家附議了。

是我的儒弱在累事。
當時反對的話,后來就不會有這麼多事情發生了。

來到星期三那晚,也是我們在雲南的最后一晚。
由于此次客戶的熱情,我們都和他們感情要好。
臨走前客戶也在詢問我們的行程,什麼時候回國。
就如大家事前說好的,大家編了一套漂亮的故事,說是星期五抵步。

我不愿對他們說謊。
尤其是他們帶我們很熱情、很親切。
在我心里,我當他們是朋友。
朋友,我就真誠相待。
可是,我也不愿違反大家的約定。
所以,我選擇了默不出聲。

而星期四那天,二老板和經理在晚餐時一再重復。
說我們這次和客戶感情過于友好。
要我們小心,別要露出了馬腳。

星期五,我們在四川游玩。
一切看起來很順利。
可到了晚上,我們收到了其中一個客戶員工的短信。
這位員工,也是和我們感情最好的其中一位。
問我們,抵步了沒有。

大家都不知道怎麼回答這位員工。
也不愿欺騙她。
所以,選擇了當作沒看到。

雖說我不是什麼大圣人。
沒有立時站出來勸導他們。
可心里究竟覺得過意不去。

晚上,我們從外頭回來。
大伙決定到外頭去做足浴。
我和另一位同房同事選擇留在酒店休息。

上網時,就遇到了這位員工。
她就詢問我們,問我們是不是到達了,在哪里了。

或許是做賊心虛吧。
我總覺得,這位員工的每句話,好像都是已經知道我們說謊了。
我真的覺得,說謊好辛苦。
尤其是對朋友說謊。
所以,我就和另一位同事商量好,要對這位朋友自首。

她知道了當然很驚訝。
可由于事態的嚴重性,我們希望她能為我們一起守密。
這位朋友答應了。
之所以會告訴她,就是信任我們之間的友誼,會比她對自己老板的感情更深。

妳可以笑我感情用事。

可其實,仔細想想。
即使我們不說,這件事就不會穿了嗎?
難道如果有心要查我們的行程,會查不出嗎?
到我們要將費用單寄給客戶時,二老板又要用什麼方法寄給客戶?

可這些事,應該交個二老板自己去煩。
我又何必想這麼多?
是我笨。

當晚,這位朋友告訴我。
說我們一團人的其他人剛剛給她發短信,寫著平安抵達。
我苦笑。
這擺到明是睜著眼睛說瞎話了。
我對這位朋友說,大家都是有壓力、有苦衷的,希望她能諒解,不要讓這件事影響了大家的感情。
她答應了不說。
而我也一直相信她不會說。

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六。
早上我就對那位同房同事說,這件事應該也告訴團里的其他人。
早餐過后,退房之時,我們說,這件事已經對那位朋友坦白了。
所有人,尤其是二老板,還有有份發短信給那位朋友的人,臉都沉了。
基于當時趕著退房,大家也沒多說什麼。

直到抵達機場,辦好了登機手續,大伙坐在一塊吃午餐。
這時候,二老板召開大家坐下來聽他說話。
正如妳所料。
二老板在眾人面前狠狠訓了我們倆一頓。
因為,我違反大家的約定

是的。
大家的約定。
所以如果一早我就提出我的意見。
現在也不會被訓得頭也抬不起來了。
我可以怪誰?
怪自己儒弱。

我很矛盾。
我好像沒做錯,又好像做得很離譜。
我自己都不確定了。

事情還未結束。

星期一,回到公司。
我知道,一定還有后續。
大老板一進辦公室就對我說,要見我。

他詢問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我坦誠地告訴他,是我不懂得說話。
這整件事的決定,都是我一個人做的。
大老板看起來有些為難。
他不愿意失去這位客戶。
可再怎麼說,說謊都是不對的。

大老板說,他要好好跟二老板談這件事。
我這小員工的命運,好像已經不在自己手里了。
這些都在我控制范圍之外了。

下午,輪到我的直屬經理要見我。
事發當天,她雖然不在場。
可是,她也是有份向客戶說,我們是應該是星期五就回的。

她問我:既然我當初沒有反對,為何又會在最后才違反大家的約定?
她問我:到底有沒有想過這件事,讓客戶老板知道后,后果是什麼?
我真的無法回答這兩個問題。
我只能說,整件事都是我一個人在做決定。
我只能說,我一直都相信那位朋友。

她透露說,這件事,客戶應該是已經知道了。
不過,應該不是那位朋友說的,而是有人通過其他管道查了出來。
一切尚未確定,一切都只是推測。
她希望不要再追究誰對誰錯,要我吸取教訓,下次做決定要想清楚。

再怎麼說,我都已經成了千古罪人。
尤其是連累到直屬經理。
那麼,大概以后我也很難再接她的工,做中國項目了。
或許我在這里的成就,就只能到此為此了。

或許我的時候真的到了吧?

晚上,大老板又再撥電給我。
他說,他知道直屬經理找過我談。
他說,不應該把我放在這種情況,讓我必須面臨這樣的抉擇。
他勸我不要這麼失落,繼續好好工作。
他也希望我會從這件事學習到一些東西。
說如果以后遇到類似的抉擇情況,可以直接告訴他。

可大老板畢竟不是直屬經理。
選擇員工接受工作的權利,還是落在經理手里。
除非是特殊情況,否則大老板不過問。
我憑什么來抵抗?

我的故事說完了。
可我想,故事發展還沒完。
以后哇,一定還有續集。
可是,已經不在我預料之內了。

或許是禍吧,或許是福吧。
我都只能接受了。

妳可以笑我笨。
我認了。

或許我拿出真心對待別人。
可別人未必會領情。
那我這麼做,到頭來究竟是得到了什麼?

我所堅持的,都值得堅持嗎?
我所相信的,就是對的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