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尋

2010年2月28日 星期日

咖啡館前的雨

星期天下午,想和朋友一起渡過。

約了熊貓去一個新地方喝咖啡。
碰面之后,決定先吃午餐。
于是,享受了一頓很棒的日本餐。
魚子壽司很好吃。

之后就到了那家咖啡館。
喜歡那里的氣氛。
優美的音樂,微黃的燈光,細致的手工品,溫溫的咖啡。
消磨了一段美好的時光。

進來時明明是熱得悶鍋似的天氣。
離開的時候,卻下雨了。
停車的地方,不靠近咖啡館。
氣象局才說,這要命的熱會維持到三月。
可卻還不是下雨了。

站在旁邊想等雨停。
可雨卻越下越大。
而雨傘只有一把。
沒法子,只好我先去拿車,開過來接熊貓。

雨真的太大了。
雨傘發揮的功效相當有限。
幾乎是出了頭之外,其他地方都濕完了。
一面走,心里還嘀咕著:干嘛要突然下這麼大的雨啊。

直到上了車,把車開到咖啡館前。
原本黃豆般大的豪雨,變成了細毛般的小雨。
于是才恍然大悟。
原來老天爺只是想淋濕我來著。

她那里也下了這麼大的雨嗎?
請不要淋濕了她。

星期天下午,和朋友一起渡過了。

2010年2月27日 星期六

五次

“告訴妳哦,妳八成不會相信,”還未看到人影,我遠遠就聽到勇的聲音:“我總共聽了五次生日歌,吹了五次蠟燭,許了五次的愿望哦~~”

“我相信啊。”我回過頭朝他輕輕一笑,轉身繼續為百合花澆水。

“真是我自己也幾乎不相信啊,”勇連跑帶跳的到了我身邊,嘻嘻而笑。

“嗯……你將那五次的奇遇說來聽聽吧。”我將已經空了的澆水桶遞給他。

勇走到水喉旁給澆水桶裝水:“第一次,和一班同事去吃午餐,我點了雞扒。正當我埋頭苦吃雞扒時,突然有人將一片插了蠟燭的蛋糕放到我面前,接著就唱起了生日歌。那時候我的嘴里還塞滿了雞肉,還得將雞肉吞落肚才能吹蠟燭……”

我想像到他嘴里塞滿食物的時候還要吹蠟燭,就忍不住好笑:“你還趕得及在生日歌結束前吃完吧?”

“我只好猛灌飲料咯。”勇提著裝滿水的澆水桶走過來:“我來。”

“謝啦。”我蹲下來,拾起掉在地上的落花和枯葉:“第二次呢?”

“第二次啊……由于我吃得很飽,所以便要求服務生將那片蛋糕裝在盒子里,打算拿回辦公室,下午再吃。回到辦公室后,遇上了另一班剛才沒有一起吃飯的同事,她們便將我帶回去的蛋糕借花獻佛,插上了自己帶的蠟燭再唱一次生日歌。”勇一面澆著花一面說。

“不是吧?怎麼會有人隨身帶著蠟燭?”我有點難以想像。

“那些是特制的蠟燭,是比較那種點著了就很難吹熄的蠟燭。我想應該是她們上次用來作弄別人而剩下的吧……”勇搔搔頭:“菊花澆了嗎?”

“菊花澆了。向日葵還沒澆。”我指指向日葵花叢。

“然后就是快要離職了的經理D。他也是和一班同事到另一邊吃午餐,回來時還買了個芝士蛋糕。經理D還獨自清唱了生日歌給我聽,真是給足面子了。”勇吐吐舌頭。

“你和他一向都玩得很合拍。”我淡淡的說:“而且以后機會恐怕也不多了。”

“對呀。沒想到他竟然會比我先離職。”勇感嘆著,靜了下來。

“接著呢?你還沒說完呢~~”我扯開話題,將他從沉思中拉出來。

“第四次啊……晚上我就去了前同事的家吃晚餐。每位出席者都得帶一些食物去,我和幾位前同事則合伙買家鄉雞。結果啊,他們八成是早就說好的了,有人買了蛋糕過來。吃過晚餐后,大家就順理成章為我唱起生日歌來啦!”勇遙搖頭,可語氣里卻透露出藏不住的高興。

“可是,只要大家開心就好了,不是嗎?”我輕聲說著。勇和我一樣,都是這麼簡單的人。

勇仿佛沒聽見我的話,繼續說著:“第五次呢,就是和那一班老朋友了。那一班認識了快要二十年的老朋友啊。不需要什麼驚喜,也不需要什麼華麗。雖然只是一頓簡單的晚餐,一個普通的蛋糕,可他們的祝福總是讓我覺得很溫暖。”

“這麼棒的朋友,有機會你要介紹給我哦~~”我望著他,微微一笑。

“對呀,他們也一定很想認識妳的……”勇呵呵傻笑,仿佛是收到了第六個生日蛋糕。

我想,以他這種傻呼呼的性格,那五個許下的生日愿望,我也大概猜到是什麼了。

他就是這麼容易看透的一個人。

生日快樂,傻瓜。

2010年2月26日 星期五

用心看

如果愿意用心看的話。
身邊的每一件事。
每一個景色。
每一個人。
都可以是很好的。

2010年2月25日 星期四

三分一

如果說人的平均歲數是七十五的話。
那我已經走完三分一了。

2010年2月24日 星期三

問起

蘇茜悄悄問起。
最近有沒有欣的消息?

相信很多人都沒有欣的消息了。
可卻沒有人遺忘了欣。
只是比較少說起而已。

我苦笑。
我比這里任何一個人都想聽見關于欣的事情。
可是此刻,我能夠說什麼?
我也很久沒有欣的消息了。
甚至也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好不好。

蘇茜說,欣有提過,想開花店。
對呀,這個我早就知道了。
可是我不知道花之坊是不是已經開張了。
就算開張了。
我也看不到了。

我好想念她。

2010年2月23日 星期二

幸慶

同事H突然向我道歉。
她說,基于她之前的言行,間接導致我被調組。

是的。
由這個星期開始,我正式被調組了。
從第三組——中文組,調至第二組——服務組。

雖然負責調動的二老板說只是為了擴展我的工作閱歷。
但就這麼剛好是發生在中國回來,揭穿成都游的事件后。
難免不會讓人聯想到背后是否另有原因。

直屬經理安撫說,這個調動是暫時的,而且其他人也會有份。
大老板更是親自撥電給我,說不管有什麼意見都可以找他談。

這個調動的直接影響,就是我暫時不需接中國的工作了。

坦白說,我很想接中國的工作。
在公司呆了這麼就,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為了中國的工作。
然而,由于本身逆來順受的性格,很快的,我就說服了自己,接受這個調動。
心底更是從沒想過要怪誰。

同事H是揭穿成都游后的直接受影響者之一。
因為這件事同等是揭穿了她撒的謊。
當時的受影響者都很氣。
這等于是我的坦白逼得他們必須自首。
基于她是這次工作的領隊,而且表現向來很得老板和經理的贊賞。
成都游穿幫后,她當場表達了不滿。
這個舉動間接影響二老板的決定。

同事H的道歉,叫我很意外。
也叫我反思。
是不是太乖了,太不吵不鬧了。
所以,只有會吵鬧的小孩有糖吃,靜靜的小孩沒糖吃?
或許大老板撥電給我時,我就該直接把心里的想法說出來?

可是,會這麼做的,大概不是我了。
說我笨也好,笑我傻也好。
我只是覺得,不必為了這樣的事而覺得不開心。

說好聽的,叫包容。
不好聽的,叫儒弱。

或許,這也注定了要走一條不同的路。

常常想著,如果對著欣的我,不是我了。
那一定會發生出很多不一樣的事出來。
也許會有比較好的結果。
也許,更加糟糕。

幸慶我還是我。
現在這個樣子,或許不是最好的。
卻肯定不是最差的。

幸慶,還是可以祝福著欣。

不變的

算一算時間。
欣電腦里的防毒軟件和文書軟件都應該差不多過期了。

她是否會因此而無法再為電腦清除病毒?
她又是否會因此而在處理文書時遇上不便?

有什麼,我可以為欣做的嗎?

"不了,你已經做得夠多了。"

仿佛又聽見欣說這句話。
欣,依然是在輕輕說著。
臉上依然掛著淺淺的酒窩。

心里的欣,依然沒變。

2010年2月22日 星期一

變成回憶

究竟。

人的命運,是有如風中的羽毛,漫無目的的飄著?
或者,就好像鐵路上的火車,順著軌道的行著?

沒有人知道。
飄著也好,行著也好。
我們都只能順著。

每一天都是新聞。
新聞會變往事。
往事會變歷史。
歷史會變傳說。

不管愿不愿意。
我們都會慢慢變成回憶。
然后,逐漸的被忘記。

2010年2月21日 星期日

重設

玩電子游戲有一樣好,就是可以重設。

不管城市建得多糟糕、角色培養得多爛、軍隊訓練得多差。
一個重設,就能將所有東西刪除,然后重來一次。

而現實生活卻不一樣。
滿意也好,不滿意也好。
人生就只有一次,永遠都不能重設。

每個人的人生都是單程路。
只能向前,不能后退。

所以,選擇了就不要后悔。
堅信自己走著的路。

保護怕雷的女孩

下雨天總是讓我想起欣。
尤其是打雷的時候。

我從來沒看過有人會怕打雷怕成這個樣子。
那時候,也是第一次和欣同組外出工作。
碰巧遇上了雷雨。

雷光一閃,欣就用雙手抱著頭,縮成一團,身體微微顫抖,雙眼緊閉,臉色蒼白,一動也不敢動。
那時候,心里只想著,以后我要保護這個怕雷的女孩,不再讓她害怕。

后來,我也知道了,為何欣總是這麼害怕打雷。
而我卻還是沒能保護到她。

這會成為心中的遺憾。
一直都會。

所以,每逢下雨,都會讓我想起她。
也讓我擔心她。
就算不是我也沒關系。
只希望老天爺爺能派個很好很好的人,保護她。
保護這怕雷的女孩。

2010年2月20日 星期六

以后

很多很多年以后。

或許。
會嘲笑自己又笨又傻。

也或許。
會幸慶自己的堅持不放棄。

我不是笨也不是傻。
嘲笑我也罷,鄙視我也罷。

我只是想知道,自己能走多遠而已。

2010年2月19日 星期五

不封塵

在為自己電腦里的資料做備份。
那些和欣有關的檔案、照片。
一件不漏地保留了起來。

也許,這些資料有一天會封塵。
但心里的回憶,不會。

2010年2月18日 星期四

一模一樣

買了一個新的隨身硬碟。
想找回一個,和欣一模一樣的。
可是,找不到了。

不簡單的下一次

才發現。
我還未和欣一起唱過歌。

才發現。
我還未和欣一起看過電影。

那時候。
彼此都說過,要一起去唱歌,去看電影。
卻沒有機會。

我要唱一些搞笑的歌,逗得欣咯咯嬌笑。
我要買爆米花和汽水,和欣一邊吃喝一邊看電影。

對一些人來說,這些不過是很簡單的事。
對我來說,不是。

下一次吧,下一次吧。
那時候總是這樣安慰自己。

還有好多,好多,好多。
好多事情,想和欣一起完成的。
現在,都在等著下一次的到來。

這個下一次。
有生之年,還等得到嗎?

2010年2月17日 星期三

還在喝

漸漸的,已經不會抗拒喝酒了。
喝酒的量,和心事正好是成正比。

其實,酒味甚苦,算不上好喝。
可人生也不如此,樂時光遠比苦日子來得少?

常聽人說,飲酒解愁,喝酒讓人忘記不開心的事。
其實,不是的。
人不開心時,喝過酒后,往往會去試試看,那些惱人的事,是不是統統忘光了。
結果,反而是不斷的想起,反而是不斷讓那些回憶更加深刻。

一直以來,欣都不喜歡我喝酒。
對于酒,她有著太多的不愉快回憶。
可是,她從來不罵我,也不說一句重話。

欣只是靜靜望著我。
仿佛是那些酒喝進我口,卻流進她肚子里。
直到我心痛,直到我內疚,直到我答應,下次再也不喝酒。

可我現在,還是在喝。
我不是忘了欣不喜歡我喝酒。
而是在不斷想起,不斷讓那些回憶更加深刻。

人越老,記憶力就會越差。
我是怕自己忘記了。

心里是多麼渴望再度看見,欣靜靜望著我,帶著關懷的眼神。
而如今,這一切。
只能在回憶里獨自尋找。

2010年2月16日 星期二

思念的形狀

可不可以,不要遮擋著視線?
我想看看那片天空。
看看那片雲。

只是喜歡這樣發呆。
呆呆看著天空。
看著雲。

不同地方看到的雲,形狀會不一樣。
然而,后面的那片天空,從來不會改變。

妳和我,身處于不一樣的位置。
即使看見同樣的一片雲,形狀也不會一樣。
不過,那還是同一片藍天,不是嗎?

我們在看著同一片藍天。
卻想著不一樣的事物。

思念有形狀的嗎?
即使有,我們倆的思念也是不一樣的形狀。

看得雲慢慢黑了。
天慢慢暗了。
月亮慢慢亮了。

今晚沒有星星。
只有灣溝似的明月。
妳看見了嗎?

這一個思念的形狀。
妳又感受到了嗎?

想飛

最近,不斷夢見自己在飛。

在夢里,就這樣,很自然的飛了起來。
聽人說,現實生活里受到了太多的約束,心里自然會有想擺脫這一切的想法。
于是,就出現了飛翔的夢。

是的。
想飛。
是離開,是逃避,也是尋找。
就只是想飛。

靜下來思念

粉紅色PSP。
如今,它就仿佛是代替著妳,陪著我。

粉紅色VAIO。
就好像我,陪著妳。

面對它,會讓妳想起我嗎?

其實。
想念,是不需要物件的幫助。
物件只是讓想念更加清澈而已。

對我來說。
只要一靜下來。
我就能夠想起妳。

所以。
我會常常靜下來。
用心思念。

2010年2月15日 星期一

不亦樂乎

去年的二月十四。
孤身一人,也不覺得寂寞。
因為心中有個妳。

今年的二月十四。
妳依然不在身邊。
可妳還是常在我心里。

會獨自坐在角落。
想像妳就在身邊。
跟妳說話、嬉笑。
別人看來,就是一個怪人。

可卻還是不亦樂乎。

2010年2月14日 星期日

值得愛的世界

不作聲的,靜靜坐在一旁。
不想高調,不想引來注意。

只想靜靜思念。

真的是好快啊。
這麼快就一年了。
去年的我還想,不知道今年的新年,能不能和妳一起過。

結果,愿望無法實現。
許愿,究竟只是許愿而已。
許了就沒了。

有人說,最窮的人,不是口袋里沒錢,而是心中沒有愛。
至少,我還不算是窮人。

但愿妳心里還沒忘卻愛。
或許不是我,但希望妳愛自己,愛家人,愛值得愛的人。
用充滿愛的心來看待這世界,才會發覺世間的美。

這世界還是很美。
還是很值得妳去愛。

身在何處

大年初一。

去年今天。
我不知道妳身在何處。

今年今天。
我依然不知道妳身在何處。

明年今天。
不要再有這樣的情況了吧。

2010年2月13日 星期六

從新開始

希望在這新的一年里。
妳已經開始了妳的新生活。

妳所關心的人都很好。
不必擔心。

妳只需要好好的過生活。
就行了。

放下過去。
從新開始。

2010年2月12日 星期五

至少

往好方面想。

至少。
今年的新年,妳和家人一起渡過了。

這也算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

想看見

那些對妳好的人。
想好好感激他們。

那些對妳壞的人。
想慢慢寬恕他們。

這是妳想看見的吧?

2010年2月11日 星期四

承認

每次黑夜時。
每次孤獨時。

才敢承認。
其實,自己是脆弱的。
自己是想念的。

分家

又吵了。
分家,已經是遲早的事了。

不想分家。
可是,又無力做些什麼。

2010年2月10日 星期三

真誠的歡笑

如果有一天。
妳會告訴我。
妳放下了,過去那些不愉快的事。
我一定會很歡喜的。

那時候,不管我們已經變得怎麼樣了。
我都會給妳一個最真誠的歡笑。

懷念方式

不為自己泡咖啡。
讓那曾經的咖啡香,成為心中不忘的回憶。

這是我對妳的懷念方式。

2010年2月8日 星期一

咖啡香

肚子好餓。
可是。
已經不會有人再泡咖啡給我了。

懷念妳的咖啡香。
懷念妳。

2010年2月6日 星期六

洪流中的枯木

好像洪流里漂流著的一塊枯木。
命運可以掌握在自己手里嗎?

即使再漂得怎麼遠。
心里的回憶卻不曾被洪流沖淡。

妳在我心里依然是那麼的清晰。

2010年2月5日 星期五

2010年2月4日 星期四

重來一次

輸了一次,不代表永遠失敗。
只是做得還不夠好。

這一次做得不夠好。
能不能重來一次?

2010年2月3日 星期三

怎麼辦

我也不是故意的。
只是,好想買這些東西來吃。

體重已經上升了。
妳看到我的話,會罵我不懂節制嗎?

妳不會。
妳大概會說:
"沒關系,只要你開心就行了。"

只是。
我不開心的話。
該怎麼辦?

2010年2月2日 星期二

上癮

在外頭。
不管怎麼麻煩。
也不管妳有沒有看到。
我就是要來種花。

這也算是上癮了。

忘了

或許。
妳已經忘了。

忘了這里。
忘了我。

或許。
忘了這個曾經傷害妳的人。
反而,會比較好。

只是。
我沒忘記。

忘不了

我忘不了。
也不會忘記。
曾經屬于我們的點點滴滴。

或許今天,這些都已經不再屬于我。
我還是一樣的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