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尋

2010年2月27日 星期六

五次

“告訴妳哦,妳八成不會相信,”還未看到人影,我遠遠就聽到勇的聲音:“我總共聽了五次生日歌,吹了五次蠟燭,許了五次的愿望哦~~”

“我相信啊。”我回過頭朝他輕輕一笑,轉身繼續為百合花澆水。

“真是我自己也幾乎不相信啊,”勇連跑帶跳的到了我身邊,嘻嘻而笑。

“嗯……你將那五次的奇遇說來聽聽吧。”我將已經空了的澆水桶遞給他。

勇走到水喉旁給澆水桶裝水:“第一次,和一班同事去吃午餐,我點了雞扒。正當我埋頭苦吃雞扒時,突然有人將一片插了蠟燭的蛋糕放到我面前,接著就唱起了生日歌。那時候我的嘴里還塞滿了雞肉,還得將雞肉吞落肚才能吹蠟燭……”

我想像到他嘴里塞滿食物的時候還要吹蠟燭,就忍不住好笑:“你還趕得及在生日歌結束前吃完吧?”

“我只好猛灌飲料咯。”勇提著裝滿水的澆水桶走過來:“我來。”

“謝啦。”我蹲下來,拾起掉在地上的落花和枯葉:“第二次呢?”

“第二次啊……由于我吃得很飽,所以便要求服務生將那片蛋糕裝在盒子里,打算拿回辦公室,下午再吃。回到辦公室后,遇上了另一班剛才沒有一起吃飯的同事,她們便將我帶回去的蛋糕借花獻佛,插上了自己帶的蠟燭再唱一次生日歌。”勇一面澆著花一面說。

“不是吧?怎麼會有人隨身帶著蠟燭?”我有點難以想像。

“那些是特制的蠟燭,是比較那種點著了就很難吹熄的蠟燭。我想應該是她們上次用來作弄別人而剩下的吧……”勇搔搔頭:“菊花澆了嗎?”

“菊花澆了。向日葵還沒澆。”我指指向日葵花叢。

“然后就是快要離職了的經理D。他也是和一班同事到另一邊吃午餐,回來時還買了個芝士蛋糕。經理D還獨自清唱了生日歌給我聽,真是給足面子了。”勇吐吐舌頭。

“你和他一向都玩得很合拍。”我淡淡的說:“而且以后機會恐怕也不多了。”

“對呀。沒想到他竟然會比我先離職。”勇感嘆著,靜了下來。

“接著呢?你還沒說完呢~~”我扯開話題,將他從沉思中拉出來。

“第四次啊……晚上我就去了前同事的家吃晚餐。每位出席者都得帶一些食物去,我和幾位前同事則合伙買家鄉雞。結果啊,他們八成是早就說好的了,有人買了蛋糕過來。吃過晚餐后,大家就順理成章為我唱起生日歌來啦!”勇遙搖頭,可語氣里卻透露出藏不住的高興。

“可是,只要大家開心就好了,不是嗎?”我輕聲說著。勇和我一樣,都是這麼簡單的人。

勇仿佛沒聽見我的話,繼續說著:“第五次呢,就是和那一班老朋友了。那一班認識了快要二十年的老朋友啊。不需要什麼驚喜,也不需要什麼華麗。雖然只是一頓簡單的晚餐,一個普通的蛋糕,可他們的祝福總是讓我覺得很溫暖。”

“這麼棒的朋友,有機會你要介紹給我哦~~”我望著他,微微一笑。

“對呀,他們也一定很想認識妳的……”勇呵呵傻笑,仿佛是收到了第六個生日蛋糕。

我想,以他這種傻呼呼的性格,那五個許下的生日愿望,我也大概猜到是什麼了。

他就是這麼容易看透的一個人。

生日快樂,傻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