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尋

2010年2月23日 星期二

幸慶

同事H突然向我道歉。
她說,基于她之前的言行,間接導致我被調組。

是的。
由這個星期開始,我正式被調組了。
從第三組——中文組,調至第二組——服務組。

雖然負責調動的二老板說只是為了擴展我的工作閱歷。
但就這麼剛好是發生在中國回來,揭穿成都游的事件后。
難免不會讓人聯想到背后是否另有原因。

直屬經理安撫說,這個調動是暫時的,而且其他人也會有份。
大老板更是親自撥電給我,說不管有什麼意見都可以找他談。

這個調動的直接影響,就是我暫時不需接中國的工作了。

坦白說,我很想接中國的工作。
在公司呆了這麼就,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為了中國的工作。
然而,由于本身逆來順受的性格,很快的,我就說服了自己,接受這個調動。
心底更是從沒想過要怪誰。

同事H是揭穿成都游后的直接受影響者之一。
因為這件事同等是揭穿了她撒的謊。
當時的受影響者都很氣。
這等于是我的坦白逼得他們必須自首。
基于她是這次工作的領隊,而且表現向來很得老板和經理的贊賞。
成都游穿幫后,她當場表達了不滿。
這個舉動間接影響二老板的決定。

同事H的道歉,叫我很意外。
也叫我反思。
是不是太乖了,太不吵不鬧了。
所以,只有會吵鬧的小孩有糖吃,靜靜的小孩沒糖吃?
或許大老板撥電給我時,我就該直接把心里的想法說出來?

可是,會這麼做的,大概不是我了。
說我笨也好,笑我傻也好。
我只是覺得,不必為了這樣的事而覺得不開心。

說好聽的,叫包容。
不好聽的,叫儒弱。

或許,這也注定了要走一條不同的路。

常常想著,如果對著欣的我,不是我了。
那一定會發生出很多不一樣的事出來。
也許會有比較好的結果。
也許,更加糟糕。

幸慶我還是我。
現在這個樣子,或許不是最好的。
卻肯定不是最差的。

幸慶,還是可以祝福著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