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尋

2010年4月11日 星期日

紛雨

“給。”我將一箱的紙元寶遞給了他。
他向我咧嘴一笑,接過那紙箱,放進剛剛燃起來的磚爐里。
我蹲在一旁,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他又拿出了幾張金紙,借助爐里的火讓它燃起來,然后仔細地鋪放在紙箱旁邊。
不斷地重覆這個動作,直到紙箱旁鋪滿了金紙。
很專注的表情。

“收得到的嗎?”我問。
他回過頭來,眨眨眼,一時間還捉不到我的問題。
“那個。”我指指他手上還抓著的金紙。

“哦……”他望向手中的金紙才恍然大悟,呵呵傻笑。
“應該收得到吧…… 反正相信的人就會說有,不相信的人就說沒有。”他聳聳肩,“不信的人越來越多,可是信的人還是大有人在。目前恐怕還沒有人可以給一個真正的答案。”

“那你自己呢?”我漫不經心的說。
“唔……”他搔頭,對這隨口問的問題認真思考起來。
有點呆。
我喜歡看他這個呆模樣。

“我不知道。”呆了半響后,他很認真地回答:“我們都讀了不少科學吧,科學證明了好多東西,卻不是全部。好久以前歐洲的天主教會不就說,地球是宇宙中心,可后來還是給……給……那個科學家叫什麼名了啊?”
“哥白尼。”我提醒他。
“對對,就是哥白尼推翻了地球中心說。可是,這就證明了科學可以解釋全部的真理嗎?就好像世界上為什麼會有人類,科學家不相信神創造了人而提出了進化論,可是進化論也還是矛盾重重啊。”

我點點頭,表示認同。
教徒無法用科學證明神的存在,可科學家也無法用科學論理證明神的確是不存在。
科學教曉人們的,不是否決未知的事情,而是不去盲目相信。

他頓了一下,看著爐內燃燒著的金紙:“ 燒金紙這回事,不是還被很多人批評是一件落后的事嗎?可批評的人大概忘了,在燒金紙之前,古人是用活人來祭拜往生者的。后來古人慢慢認同生命的重要性和平等性,才逐漸用紙扎人取代的。”
“這也算是一種進步的表現了。”我微微一笑。

“只是,還是不夠好。”他嘆了一口氣:“這麼一燒,單單我國一年就燒上億了。大概是一萬公噸的紙料,二十萬棵樹,就這麼燒掉了。”
在一旁聽著的我吐吐舌頭。

“有人提倡說,不如就把它改成網上祭拜、電子焚燒金紙之類的東西……這個真的行得通嗎?我也不知道。”他搖搖頭,將手上最后一把金紙投入爐內。
“對我來說,化金紙是一個儀式。我不是什麼偉人,沒有辦法提出一種可以替代這種儀式的意見。在想出更好的方法取代它之前,我能做的,或許就是不燒那麼多吧……”

我沒有接話。
要改變一個儀式,是需要花出好幾代人的時間和付出才能看見的。
而第一步,就是先要有改變的決心。

看著爐內的金紙就快焚燒完了,他站起來伸個懶腰:“不過話說回來,網上拜祭這個東西好像有點……唔,該怎麼說呢……”
“有點兒戲?”我也跟著站起來伸腰。
看來焚燒金紙也還需要有一定的腰力。

“呵呵,算是吧?就這樣滑鼠按兩下就完成了,人們還會花時間去思考嗎?至少我蹲在那里燒金紙時,會回想以前阿公阿嫲還在的情景……”他敲敲自己的腦袋,接著說:“可是啊,我才發覺,我以前和阿公阿嫲的互動原來是那麼的少,我竟然沒有多少東西可以回憶……”一面說,還一面敲著頭。

可是,不是每個人都會像你這樣想的。
而時間,會慢慢沖淡人的回憶。
每一個人都一樣。
或許,到最后,你還能記得的回憶。
才是你最珍貴的回憶。

“那個、那個~~”我拉住他還在敲腦袋的手,指著不遠處的一輛雪糕車。
“喔……呵呵,草莓口味?”他很了解我的口味。
“嗯……我要娃尼啦~~”我就硬是不要讓他猜中:“快走啦~~”拉著他的手,嘻嘻哈哈的向雪糕車走去。
他很開心,隨我拉著走。抬起頭,望向開始轉陰的天氣。“在變天之前快走吧。古人總說這個時節會突然下雨,真是沒錯啊……”他喃喃自語。

傻瓜。
卻笑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