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尋

2010年8月31日 星期二

倒影


或许,
这样子真的有帮到了人,也说不定。

反正,
你所对别人做过的事,
有一天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就像倒影一样。

言语


但确实是累,
而且是好累好累好累,
累得,也不想再多加什麽言语了。

2010年8月29日 星期日

汽球


小孩的快乐很简单,
大人的快乐却很复杂。

然而快乐本身却没有改变,
改变的是,看待快乐的心。

当你觉得不快乐的时候,
问问自己,
是不是自己把快乐的定义搞复杂了?

要不然,
怎么汽球不再令你笑言逐开了?

最低

把自己放到最低、最低點,
開始走起。

仰起頭來,
發現原來還有好長的距離啊。


2010年8月28日 星期六

好说

慢一点。
再慢一点。
 
当一个人说话太快,
就会在句子想好之前,
话已经说了出去,
而那些话可能不是原先想说的。
 
所以,
请慢慢说,好好说。
 

2010年8月26日 星期四

北雨


算一算,
距离最后一次的北上,
已经是八个月前的事了。

再度回到这里,
下了好大的雨,
打很响的雷。

那一天,
在这里,
天气很好。

很好很好的。

2010年8月25日 星期三

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

瞎猜

明明根本就不是那回事,
可卻硬硬把自己編出來的故事套在別人的身上,
然後就以為是事實。

人們就是喜歡瞎猜。

不說

我知道,
你有很多話想說,
只是你沒說。

或是你不想說,
覺得說了也不會改變什麼。

或是你不敢說,
害怕說了現狀會改變太多。

不管理由是什麼,
最後的最後,
你什麼都沒說。

你寧願讓這一切維持現狀,
因為你心裡明白,
現狀雖然並不算好,
但你更擔心改變了現狀會更糟。

你不說話,
不是因為有人不讓你說,
不是因為你心裡屈服了,
只是你不想說。

單純的不想說。

2010年8月22日 星期日

2010年8月21日 星期六

2010年8月20日 星期五

聽不見看不到

老是覺得自己對的話,
會變得很危險。

這樣會聽不進別人的勸告,
也看不到前面的深洞。


破洞

就好像冬天快要到來的時候,
才發現自己僅有的寒衣都破洞了。

2010年8月18日 星期三

清空

一個杯如果不清空,
就無法裝入新的水。

心也一樣,
如不清空想法,
就很難接納新的想法。


心窗

就是應該要打開心窗,
把話說清楚,
才能減少誤解。

把窗關得緊緊的,
別人又怎麼知道裡面是什麼?

2010年8月16日 星期一

王道

計劃多周詳多偉大,

都是假的。


唯有做得出成績來。

才是王道。



2010年8月15日 星期日

約束

就某方面而言,
約束就好像是一個模。

想要得到理想中的形狀,
就要用上恰當的模。

2010年8月14日 星期六

淡淡祝福

或許某些人的記憶都很短,
過往的事,時間一長,
就會忘記了。

而現下,
只剩下淡淡的祝福。

名號

反正就只是掛個名號而已,
不要這麼輕易被唬了。

2010年8月12日 星期四

段落

事情總是在你以為已經告一段落的時候,
才開始變得難搞。

2010年8月11日 星期三

2010年8月10日 星期二

幻境

現實的另一面,
竟猶如幻境般玄。

是真是假,
你又分得出來嗎?

2010年8月9日 星期一

通殺

其實人生怎麼會不像一場賭局?
如果不是敢敢放手一搏,
又怎麼有機會可以贏個滿盤通殺?

2010年8月8日 星期日

不完

有好多想学的事,
现下该有时间学了吧。

东西是学不完的,
学得多少就多少吧。


门外汉

今后,
也有好多需要麻烦别人的地方了。

毕竟在这方面还是门外汉。
请多指教。


三年的感情

三年后,也跟着离开了。
离开这个,塞满回忆的地方。

会舍不得吗?
废话。

三年了。
对着一件东西也会有感情,
更何况是人?

只是,路是在前面,
舍不得,也要向前走。


2010年8月3日 星期二

2010年8月2日 星期一

中央

如果不把自己投入戰場中央,
是不會這麼快就立起決戰的決心。


2010年8月1日 星期日

緊緊握著

有必要交代一下近况。
我辞职了。

想来这也不是什麽新闻。
應該說,我辞职,开始心動于合伙創業了。

这一切好像来得有点突然。
连我也这麽觉得。

就从丢信的那一刻开始,一切都很突然。
那天星期日晚上,就决定了第二天辞职。
没有新工作在身,没有顾虑太多,就只是星期一早上和妈说一声,到公司就丢信了。
同事听到我丢信的消息,反应也只有傻眼,而得知我没有新工作在身,眼睛更是大得快要跌下来。
毕竟这不像我一贯的行事风格。

为什麽这麽冲动?发生了什麽事?
冲动吗?辞职只是迟早的事,打从进入公司,就从来没想过会幹这行到退休。三年,够了。
什麽事也没有发生,虽然偶尔会抱怨但没和人吵架没和人闹不合,但我自認是和平狀態下離開的。
总不能说所有人辞职都是把事情闹僵了才走吧。

丢信后就马上收到了一通(也是唯一的一通)面试请求。
上市公司,拥有多从生意,至外国也有其分行。
正是我想要的工作履历,志在必得啊。
老实说,直至面试之后,我都还是对自己信心满满。
然而说来惭愧,结果是人事部纳来消息,告知我落选了。
骄兵必败啊。

落选后我还真的有一点点彷徨(但还是很有信心呵),记得当天是星期五晚,我列下了心中属意的公司,打算第二天将履历表电邮到各公司的人事部。
而第二天,前同事联络了我出来见面。

有必要介绍一下这位前同事。
姑且称他为小羅,和他共事大约有一年的时间,尤其去年有三个月的时间是和他在中國渡过的,算得上并肩作戰的戰友了。
和很我不一樣,小羅性格很外向,很會講話,幾乎去到哪里朋友就交到哪里。

小羅在六月丟信,大概比我早兩個月離開公司。
問之去向,他總是胡扯一通,扯開話題,我也不再追問。
那天出來,他向我揭開了他的計劃。
創業的計劃。

自從小羅離職后,他就開始接觸中國深圳的廠商,嘗試取得在本地尚未大量面市的电子产品代理。
而結果尚不錯,貨源、運輸已經開始有眉目了。
現在要拼的就是客戶。

我不能說小羅的計劃是完美無暇,也不敢說這種產品一定可以賣斷市。
只是我稍微做了些調查,發現這種產品在本地還不算是流行。
而小羅的目標,就是創造出這股流行。
總不能是把計劃想得萬無一失了,才開始行動,這樣恐怕有點太遲了。
小羅是想到就會去做的行動派,或許我可以扮演把漏洞補上的謹慎派。
所以我覺得,有得拼。

我沒有想過此刻創業,但是創業此刻卻找上了我。
時機就是這麼巧。
前一天我還想著:幹,我真的失業了啊!
而第二天,機會來敲我的門了。
套用一句有點黃的金句:機會好比老二,要握緊才會變大。
我想嘗試緊緊握著它。

雖然小羅一開始時說愿意給我和現在同等或更高的薪水。
但是現在才剛開始,什麼成績都沒有,還領這麼高薪,豈不是等于掐死可能會下金蛋的母雞?
所以我告訴小羅說:你進多少本,我跟你進多少;你拿多少糧,我跟你拿多少。
這一份薪水,比起之前的少了九百快。
老實說,我甚至已經打算了創業的前幾個月會是沒有薪水拿的困境。
既然要做,那就要拼命去做。
可能再過一陣子,陳董就不再是陳董,而是窮光蛋了。

所以,我必須告訴妳們這一切。
因為我沒有忘記咖啡店。
再怎麼說,我也算得上是妳們的未來股東。
我的成敗似乎系縛著大家的咖啡店啊。
我不敢寫保單說這門生意一定做得起。
只是,創業有太多東西要煩了。
就當作是一個機會去學一學這些煩人的東西吧。
現在先別想消極的事。
盡力去幹就是了。

應該再過十天,就會開始正式戰斗了。
希望到時可以給妳們挪來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