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尋

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繩子

放下過去,大概就是最容易說,也最難做的事。
誰沒有過去?誰又沒有受過傷?
但我們不是要比較這些。
受過的傷永遠只有自己能夠體會,旁人只能祝福和安慰。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方式來面對過去,有些人坦然面對,有些人轉身迴避。
妳選擇了迴避,但卻又留下了一道交集的後門。
如果妳是無法坦然面對的人,那麼這道後門就還是有著傷害妳的機會。

要不要封上了這道後門,我們不能強逼妳,選擇權在妳手上。
等到有一天,自己能夠真正放下了,管它前門後門窗口天花板,打開就打開,面對就面對,那時候這些過去都不能傷害妳了。
只是,如果這個時候還沒放下,妳還要打開那道門嗎?

不幸踏在泥沼的人,難免就是會越陷越深,最後沒入泥沼中,再也出不來。
幸運的是,妳還有家人,還有朋友,在岸上不斷鼓勵妳,設法讓妳脫困。
岸上的人能做的最大程度,就是找來了一根繩子,拋到了妳的身邊,試圖把妳拉上岸。
即使是這樣,最後也還是要妳用自己的雙手緊緊拉著繩子,岸上的人才能把妳救出來。
繩子已經拋到了妳的身邊,腳下等著妳的是毀滅性的吞噬,岸上等著妳的是愛妳的人。
岸上的人緊緊握著繩子的一端,而繩子的另一端,等著妳雙手的緊握。
岸上的人都沒有放棄,所以請妳也不要放手,好嗎?

放開

放開,
就是一個人人都會說,
卻不是人人都會做到的事。

2010年9月28日 星期二

飛翔


如果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夢想,
那就別怪夢想無法實現。

把翅膀張開,
才有飛翔的勇氣。

2010年9月27日 星期一

畅怀

其实,
不需要什么山珍海味,
只要能够这样聚在一块,
就足以让人畅怀了。

齊整

這麼努力工作,
難道你追求的,
不是一家人齊齊整整、開開心心的,
坐下來一起吃一頓飯嗎?

2010年9月24日 星期五

否決

也不必這麼快否決的。

聽一聽,看一看,試一試,
多認識一些新事物,
總是不壞的。

2010年9月23日 星期四

暖暖


可不可以别将窗帘放下?
我只想被这早晨的太阳晒一下。

暖暖的。

2010年9月22日 星期三

分配

為何時間總是這麼少,
總是不夠分配來做完想做的東西?

背影

你曾經為了某些原因,
而遺棄了某些人,
當你回過頭時,
也許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

2010年9月20日 星期一

自視

自視過高是一件很要命的毛病,
覺得什麼都是自己對,
其他人都在放屁。

等到跌倒的那一天,
才會明白,
老是鼻子朝天走路,
會看不到前方的洞。

2010年9月18日 星期六

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劳车

几乎一半的时间是在高速公路上渡过的,
有够累人。

行还是不行,
大概就看这一次了。

2010年9月15日 星期三

轰隆


严格来说,这应该算是我第一次乘搭长途火车。
短程的就不说了,毕竟对一个曾经天天站着挤了整个小时火车才能上班的打工族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而上一回到新加坡的火车,晚上出发早上抵步,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而且窗外黑漆漆一片,什么也感觉不到。
这一次,北上,两个小时车程,目的地是北部的一个小镇。
所以,我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来感觉这次的旅程。
鉴于这是大马铁道局新增的服务,所用的设备都很新,所以不担心坐得不舒服。
选个靠窗位,耳机里播着的是班德瑞《Wonderland》专辑,手上拿着刘墉的《啊啊》,眼睛累了就遥望窗外。
我想,我上辈子大概是牛吧,要不然怎麽会如此喜欢看花草云山河?
目的地是哪里,还重要吗?
重要的是,这一路上的旅程有很多值得欣赏的风景,你有在把握吗?

2010年9月14日 星期二

卡著

人與人之間,
何必需要這麼多複雜的東西,
卡在中間?

拿掉這些,
回歸簡單,
不好嗎?


學著

人總是有太多想做的事,
卻又沒有無限的時間。

所以,
利用有限的時間,
選擇最想要做的事,
是人一生都在學著的事。


2010年9月12日 星期日

在乎

漸漸地,
時間把人越推越遠,
遠得再也沒有辦法去在乎了。

玩樂

又是玩樂的一天,
就什麼也不做,
讓自己充電。

其他的事,
明後再說。

環境

迫使人成長的,
是環境。

如果一個人還不夠成熟,
那就把他丟入最艱難的環境,
保證能讓他一夜長大。

2010年9月11日 星期六

2010年9月9日 星期四

開始

別高興得太早,
這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精彩部分還沒出現。

把開始的部分做好,
接下來就會輕鬆許多。

2010年9月8日 星期三

學費

“對了,考試成績該出了吧?怎麼樣?”
她好像突然想起這件事,微笑問著。
他又開始搔頭,幾乎把頭都搔遍了才苦笑,
“我不及格了。”

她身子微微一震,似乎是預料之外,過了好一會才輕聲說,
“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嗯。”
“再考過也就是了。”
“嗯。”
“下一回再加把勁。”
“嗯。”
“比爾蓋茨也曾經考不及格呢。”
“嗯。”
“我對你有信心哦。”
“嗯。”
“不准再用鼻子來回應我。”

他把口中那句“嗯”硬生生吞進喉嚨裡,不知該如何接口,只好又開始搔頭。
“謝謝。”隔了良久,他才想到這一句話來回應。
她微微一笑,只是把手伸向他,
“給我一枚銅板。”

雖然不知道她想用銅板來幹什麼,但他還是乖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五毛錢銅板,放在她的手心上。
她接過銅板後,也沒說什麼,閉著眼睛將銅板輕輕一拋,然後用兩隻手接著,
“我說是字。”
攤開小小的手心,刻著五毛錢的那一面,果然是向上。

“明白了嗎?”在他開始搔頭之前,她說,
“即使不用看,我也可以知道答案是什麼,更何況是四個眼睛的你?”
頓了一頓,又繼續說,
“一次不中,就再來一次,還是不中就再來……總會試到答中為此。”

“這……這怎麼一樣呢?猜字花的結果就只有兩個,要就中要就不中。”他抗議。
“考試也是只有兩個結果,要嘛及格,要嘛不及格。”她扮鬼臉,
“那麼,你的學費我收下了哦。” 她笑著,把銅板放入自己的衣袋裡。

明知道是狡辯,可他卻不知道如何反駁。
而且也不想反駁。

“謝謝。”過了良久,他依然是這一句。
這一次,她不再說什麼。
只是微笑。

2010年9月7日 星期二

百合

“你來了?”
她坐在床邊,背著門,輕聲問道。

病房外躡手躡腳的他正準備走進來,吐吐舌頭,
“我還以為我的腳步已經夠輕了。”

“是百合,”她好像猜中謎題的小朋友,笑得很愉快,
“會帶百合來的就只有一個人。”

“有這麼容易猜嗎……”
他咕噥著,把百合放在桌上,順手拉張椅子坐下來。

“我看不見,但還是聞得到。”
她閉著眼睛,微笑。

“唔……這個,要吃蘋果嗎?我削一顆給妳。”
他望著放在百合旁邊的水果籃搔搔頭,只想著要跳過這個話題。

她依然望著窗外,好像沒有聽見,過了一會兒又緩緩搖頭,
“沒關係,你來了就好。”

兩人不再說話,靜靜坐著。

離去

“你不是說過你不會忘記的嗎?
結果、結果現在怎麼了?”
她對著他的背影,問著,帶些無奈,帶些不甘心。

“結果,你忘記了。”
他應著,頭也不回的離去。

腳傷

最近常常跟自己的腿過不去。

幾個星期前玩室內足球,
把兩個膝蓋跌傷了;
前天玩羽毛球,
又震到腳指甲內出血。

今天穿上襪子皮鞋走了一整天后,
內出血的腳趾終於發出嚴正抗議。

現在就是痛得很,
走路都步步限難。

看來要好好休息一陣子了。

2010年9月5日 星期日

惋惜

她轉過頭,看著他空空的手腕:
“多年前那個女孩為你編織的手環,你還帶著嗎?”

他也看看自己空空的手腕:
“唔……早就斷了,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
一點惋惜的感情都沒有。

她別過頭,喃喃自語:
“早就斷了,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

可自己心裡的那份思念卻沒斷。

2010年9月3日 星期五

一起

可以和愛的人在一起,
就是快樂的,
遇上什麼困難,
丟不再怕了。

簡樂

簡單也有簡單的快樂,
為何要把快樂詮釋得這麼複雜?

2010年9月2日 星期四

借力

稍微靜下來,
都能聽見那每分鐘一百三十七下的心跳,
強烈震動的聲音。

即使就快到了極限,
還是低下頭來,摸摸心,說:
"嘿,看,
就快到頂了,
不管還剩下多少氣力,
都借給我,行嗎?"

只有不放棄,
才能走到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