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尋

2015年2月14日 星期六

不變

「去走走吧。」也不等我回應,他就率先踏步往前走。
於是我也並肩和他一起步行。
他還是喜歡雙手插袋。
我還是喜歡靜靜散步。
就像從前一樣。

「妳看,」也不知走了多久,他才打破沈默,「從前哪裡可是種滿百合的呢。」
我往他指著的方向望去,「對啊,那時候百合開得滿滿的,可漂亮了。」
「不知道這些是什麼花呢⋯」他俯身靠近那些取代百合的紫色、白色、粉色和黃色小花,喃喃自語。
「風信子。」我往前拍拍他的頭,微微一笑。

「是嗎,我還挺喜歡百合的,」他試圖抓住我的手,但我飛快地把手縮回,「不過,風信子也蠻漂亮啦」
「風信子代表著頑固,」我幽幽地嘆口氣,想起了那句話。

「妳很勇敢,但妳也很頑固。一旦選擇了,就會不顧一切的追求。屆時旁人說妳的選擇是錯的,妳也不會聽進去了。」

然而我的選擇就是對的嗎?
這個問題也許不會有答案。

「不盡然,」他的聲音把我從沈思中拉了回來,「其實不同顏色的風信子就有不同的意思。好比淺紫代表浪漫,白色代表純潔,粉色代表淡雅,藍色代表高貴,」一邊說,一邊把一朵黃色風信子遞到我面前,嘻嘻而笑,「這個代表幸福,給妳。」
我突然語塞,只能呆呆望著他。即使過了許久,他和從前也沒什麼兩樣。也許多了一些皺紋,也許多了一些白髮,但這份守候,這份呵護,我都很熟悉。甚至,對於我的重視,更甚於對他自己。
但他一直都這樣,不在乎,也無所謂。彷彿只要一直這樣喜歡下去,加上陽光、空氣、和水,他就能存活下去一般。

「妳再不接受幸福的話,幸福就要飄走了~」他晃了晃手上的小黃花,口中作出呼呼的聲音,正好就打斷了我雜亂的思緒。
「你明明就知道風信子,剛才還給我裝孫子!」我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結,就擺個手刀,順勢往他的頭劈下去。
「呵呵,這樣才可以跟妳有話題聊嘛~」他可得意了,整個兒在傻笑。
「你還真是用心良苦啊。」我假裝無奈地把手收回,卻又趁著他不注意時再來一個手刀,這回就劈得他哇哇大叫了。

但我們都同時笑了。
有些東西變了。
有些卻沒有。
他想的,一直都很簡單,沒有變。
只是,我能給的答案,又何曾變了?

沒有留言: